从先锋到当代-捷克摄影第二回

从先鋒到当代-捷克摄影聯展第二回 

2015.07.23-09.13
画   儿
 
2012年的秋冬转换之际,我们以《可能世界的幻象-当代捷克摄影》之名,将7位杰出的捷克当代攝影師作品带进了中国观众的视野,随即所引发的一股旋风,至今仍在回荡。而此次我们将再次梳理从十九世纪末至今捷克摄影史上10位各具风格的重要摄影师的作品。追溯历史,有助于我们找寻和理解当代摄影師们是如何沿袭了欧洲视觉传统并与他们的前辈联系起来。
 
捷克共和国有着深厚的摄影传统,是名副其实的摄影强国。德国,法国和苏联通常被认为是先锋艺术的中流砥柱,而其实捷克斯洛伐克才是先锋艺术摄影的先驱。像弗兰蒂泽克·德瑞提科,杰罗米·芬克和雅罗斯拉夫·罗斯勒这样的先锋攝影大师早在二战时期便已发展成形了。捷克摄影前辈们与德国和苏联的摄影師們齐头并进,拓展了新客观主义、构成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概念,他们不仅为捷克摄影带来了世界声誉,也深深地影響着战后新一代摄影师。本世纪80年代以来,更多奇妙的拍摄风格已经在这里形成和发展,这些顶尖的捷克摄影師的作品,在过去及现在都早已闻名于全球。
 
首先我们要介绍的是三位殿堂级摄影大师:弗兰蒂泽克·德瑞提科  ,杰罗米·芬克和雅罗斯拉夫·罗斯勒,他们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影响了无数的摄影师。  
 
弗兰蒂泽克·德瑞提科 František Drtikol (1883–1961年) 是第一代怀有艺术野心的专业摄影师,也是捷克首位获得国际声誉的摄影师,他相信“一件艺术有一千种形式”,这正是为什么他创作了很多不同类型和不同主题的作品。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捷克斯洛伐克的独立,迎来了新一波的艺术摄影浪潮。德瑞提科和奥古斯丁·司卡达Augustin Skarda¹ 共同创办的工作室成为捷克文化艺术的中心和精英们的集结地,德瑞提科自此开启了他对新艺术起源和象征主义,也包括未来主义,表现主义和立体派的向往,并成为他毕生的兴趣所在。从1923年开始,他将裸体和几何装饰与阴影组合在一起,之后又将女人的裸体与女性的命运和女神相比较(女神是贵族女性的化身)。斯大林政权 (1924-1953年) 对艺术摄影设置了重重的禁忌,一批重要的艺术家被批评为所谓的形式主义,是脱离群众、远离意识形态需要的,他们也同样不允许发布裸体、静物的实验摄影,因為他们被认为是堕落的。显而易见,在那个年代德瑞提科的裸体摄影是非常大胆的。在德瑞提科的作品中经常带有一些象征主义,他将其描述为他对佛教的理解。他的生活和艺术始终都与神学、人类学和佛教紧密相连。他是一位修行者,其灵修方式在他的作品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并最终使他停止了摄影。 
 
杰罗米·芬克 Jaromír Funke (1896-1945年) 是另一位在捷克先锋艺术中非常重要的人物。捷克的抽象摄影开始于1918-1939年,布拉格更是立体派的中心之一。1920年代芬克开始拍摄风景,直到1922年他转向了抽象主义,也是在那一年他与约瑟夫·苏德克 Josef Sudek² 和阿道夫·斯尼波卡 Adolf Schneeberger³ 建立了捷克摄影协会。芬克简单的静物作品使实体抽象成为了可能。拍摄日常物体时,他并没有对准焦点,物体的映像和影子成为了照片更重要的部分,他的作品经常以所谓的“动态对焦”为其特征。在他1927-1929年的“抽象摄影”系列里,光的使用成为主题,其作品主要受到建构主义和新即物主义的影响。之后,他也成为了捷克超现实主义摄影大师。
 
时代的变迁影响着艺术的进程。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这一代捷克艺术家,受到国际上的影响,同样也形成了前卫艺术。雅罗斯拉夫·罗斯勒 Jaroslav Rössler (1902-1990年) 远远超过他的同辈人,他与欧文·昆登菲尔德 Erwin Queenfeldt⁴, 保罗·斯特兰德 Paul Strand⁵, 阿尔文·兰登 Alvin Langdon⁶, 弗朗西·普汝盖维尔 Pranci Pruguiere⁷ 以及抽象摄影的先驱曼·雷 May Ray⁸ 齐名。罗斯勒15岁开始作为助手在弗兰蒂泽克·德瑞提科工作室工作,在那里他学习了摄影技术和对摄影的理解。之后,因为他强烈的形式主义和审美信仰,同样也影响了他的老师。他早期的作品与建构主义相关。除了抽象静物,罗斯勒也是最早把光变成了摄影的主题。他对日常物体的组合深受立体主义的影响。值得一提的是,达达运动在德国进行时,克雷尔·泰治 Karel Teigel⁹ 为首的前卫艺术小组“瘟疫”,创作了充满诗意的拼贴画,摄影是其中重要的部分,而罗斯勒是该组织里唯一的专业摄影师。 到了赫鲁晓夫时代(1953-1964年),这位新晋领导人在苏共第二十届代表大会上的激情演讲,开启了现代艺术的新时代。1958年“捷克斯洛伐克年轻艺术家作品展”掀起了实验摄影的第二个高潮。
 
1950年代末,简·索德克 Jan Saudek (1935年-) 得到了一本爱德华·斯泰肯 Edward Steichen¹⁰展览的画册“人类一家”¹¹,受到画册里图片的启发,他开始尝试人文摄影。他所渴望和梦想的正是那样像纪录片一样的作品,而后,如同人们看到的那样,他与自身相关联的一系列创作成为了其作品符号。然而,50年代的捷克斯洛伐克还处在斯大林主义时代,“那是一段恶梦般的岁月”,索德克回忆说,直到60年代以后才开始了改变。之后索德克的摄影表达了70年代的現象,他从1977年他开始对自己的黑白作品进行手工着色,将作品带入了超现实主义镜像。然而,他在自己的国家被禁长达二十年之久,虽然那时他在美国和除了捷克斯洛伐克以外的很多欧洲国家已经获得了成功,直到1989年苏联解体,他的作品才得以向公众展示。如今他已经成为捷克共和国在国际上最有名的摄影师之一,一部关于他一生的电影已经在今年公映。
 
进入1980年代,第二代编导式摄影的崛起成为一大特色,一批才华横溢的年轻摄影师随即涌现。
 
米罗·索维克 Miro Švolík (1960年-) 诗歌般的作品是在主流以外的,比起极其严肃的摄影,他的作品显得没有责任感,而且充满了后现代玩乐主义。他让人物在地面上摆出不同的姿势,再加上水和沙子,使他们成为生动有趣的画面,這让人回想起先锋派的拼贴画,作品全部采用了俯拍。这些创作始于FAMU一个摄影学生的毕业项目,但之后却给他带来了国际上的赞誉,纽约摄影的中心 (ICP) 给他颁发了最佳年轻摄影师奖。索维克近期的作品是一组肖像,他安排了一组人,有公司职员,学生等等,除了他独有的表现方法,他还调动了摄影的所有模式来进行创作。
 
就在同一个时期,伊万·品卡瓦 Ivan Pinkava (1961年-) 从1986年起开始拍摄编导式人物和静物,那些双目紧闭的半身像,是向他最爱的作家和哲人致敬。其作品始终围绕着关于生命和死亡存在意义的主题。欧洲传统绘画与雕塑、颓废文学、象征主义、以及圣经中的主题和古典神话等,都对他的创作产生了深刻影响。“在某种程度品卡瓦的作品涉及了时间的一切寓言,以及清晰的转化。在这里,时间被投入到人类经验的光环里。这是一个主题,它创造了空间和神话,但也是破坏性的。再从两个角度 — 当下 (个人) 和历史 (距离) — 品卡瓦带来了控制下的保守序列,对时间的感知在人类的意识和经验裡。时间是空间的解释,也是一个空间隐藏 (伪装) 的意义。”Petr Vaňous¹²说。
 
简·派瑞比尼 Jan Pohribný (1961年-) 属于捷克为数不多的另类摄影家之一,他从1980年中期的早期作品起,就致力于拍摄现在不常有的风景主题,他捕捉的是风景中永恒的符号,它们盘旋在风景艺术与传统美学摄影的边界。通过在拍摄风景时以彩色光线绘画,他将对于风景的古典概念与编导和动作联系起来,让拍摄地点的光环以及动感大地的能量得以显现。
 
瓦茨拉夫·叶拉塞克 Václav Jirásek (1965年-) 的摄影从社会主义写实派逐渐转变成了重新定义基督教传统、神秘主义以及颓废浪漫主义,其作品描绘的是毁灭、腐烂、死亡和由此引发的人类反应。“他创造性地将欧洲传统的哀愁以及对于媚俗审美的后现代挑逗加入到他编导式摄影的细节中。”Tomáš Pospěch¹³说。叶拉塞克是Bratrstvo成员,这是一个兄弟会,一个以叶拉塞克为领军人物的试图挑战政治不确定现状的艺术团体。叶拉塞克已被称为捷克当代最精致的摄影师。
 
沃塔齐·V. 斯拉玛 Vojtěch V. Sláma (1965年-) 内在的需要是旅行。他去过很多地方,无论是魁北克、印度,还是巴黎,对他来说这些都是独特的机会,使其对已经深思熟虑的事情有一个新的视角,从而赶走常规,对未来产生新的渴望,他自我反思的照片就像日记一样。沃塔齐通过摄影传输了自己的生活状态和与他密不可分的家人以及朋友,它们就像他生活中一个个微小但特别的时刻。沃塔齐2009年毕业于创意摄影研究所,他是影片“Ceska Paralaxa”¹⁴的发起人之一,这也是他使用双透镜反射相机的开始,直到今天这种相机仍是他最重要的摄影工具,尽管已经并不仅仅局限于它。
特丽莎·沃克娃 Tereza Vlčková ( 1983年- ),她不仅是捷克最重要的年轻艺术摄影家,在国际上也非常受欢迎。她的作品超越了摄影媒介的界限,已经触及到了更广泛的艺术背景。这位女性摄影师创造的一系列彩色摄影作品,通过对形式和技术的改进,不僅给观者带来强烈的震撼,而且通过它们神秘的谐调来照亮内在的自我,提出令人不安的问题。她迄今为止最著名的系列是《完美的一天,爱丽丝》( 2007 ),《两个》( 2007-2008 ) 和《镜子里面》( 2008-2009 )。在这些系列里,她漫不经心的摆弄着一个女孩或一个女人的画面,将她们植入到一个個梦境般的环境中,每一个场景都經她巧妙的安排过。她的创作通常挑战“美”的界限,并且不断地为自己的幻想寻找新的可能性和路径。
 
以上这些捷克的后辈摄影师,每部作品都是对其前辈们的回应,每张照片都包含了之前所有的摄影经验,以及对于经典的敬意。
 
在此我要特别感谢简·派瑞比尼 Jan Pohribný 和马格达琳娜·派瑞比尼 Magdalena Pohribna,没有他们夫妇无私的帮助,不可能有2012年和2015年这两次捷克摄影大展。我们结缘于2010年首尔国际摄影节,接下来通过我们不懈的努力,共同架起了捷克和中国的摄影之桥,让越来越多的捷克摄影大师走进了中国观众视野,同时也让捷克读者开始了解了一批中国杰出的摄影家。
 
 
2015年7月2日于深圳华侨城杜鹃阁
 
 
1. 奥古斯丁·司卡达  (1871-1937 年),捷克摄影师,曾与弗兰蒂泽克·德瑞提科共同开办了一個摄影工作室。 
2. 约瑟夫·苏德克 (1896-1976年),现代主义摄影大师。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跟随杰罗米·芬克学习摄影。他是画意摄影的代表人物,被称为“布拉格的诗人”。
3. 阿道夫·斯尼波卡 (1897-1977 年),捷克摄影师,相機工程师。与杰罗米·芬克和斯尼波卡一起成立了“捷克摄影协会”。
4. 欧文·昆登菲尔德 (1869-1949年),德国摄影师,相機工程师和发明家。1901-1923在莱茵河大学执教摄影。他是二十世纪初非常重要的摄影师,其作品深受收藏家们喜爱。
5. 保罗·斯特兰德 (1890-1976年),美国现代主义摄影大师和导演。在二十世纪初推动了摄影成为艺术。他以拍摄的一组纽约的现代主义风格作品最为著名。
6. 阿尔文·兰登·寇伯恩 (1882-1966年),美国摄影师,画意摄影的重要人物,最早的抽象摄影家。1907被称為“世界上最好的摄影师”,那时候他24岁。
7. 弗朗西·普汝盖维尔 (1879-1945年),美国摄影师,雕塑家,画家和导演。以拍摄1906年旧金山的“地震” 系列而闻名。
8. 曼·雷 (1890-1979年),美国艺术家,在法国生活了很长时间。他是达达主义和超现实主义非常重要的人物。他是综合型艺术家,并以他的摄影最有著名,他发明的一种摄影体被称为“rayographs” (雷摄影) 。
9. 克雷尔·泰治 (1900-1951年),捷克前卫艺术非常重要的人物。他是平面设计师,摄影师和字体艺术家。他策划过很多重要展览和活动,并出版了一个杂志。
10. 爱德华·斯泰肯 (1879-1973年),出生在卢森堡的美国摄影师,与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一起开办了一个叫“291”的摄影画廊。二战之后担任纽约当代艺术美术馆 (MOMA) 摄影部主任。
11. 《人類一家》, 是由爱德华·斯泰肯策劃的一個大型攝影展覽,他从全世界征集的200万份稿件中,精选出68个国家273位作者的500幅作品,展覽在全世界範圍巡展,與此同時,出版了同名畫冊,使之成为世界摄影界的一 大“叙事诗”。
12. Petr Vaňous (1976年- ),捷克当代策展人,艺术历史学家,评论家。
13.Tomáš Pospěch (1974- ),捷克艺术史学家,策展人,摄影师,教授。
14. Ceska Paralaxa,捷克摄影小组,成立于1995年。该小组的准则是用双透镜反射相机。
+

Tel: +86-10-59789266 / Fax: +86-10-59789166

Email: seegallery@vip.126.com

@2008-2013 see+gallery all rights serverd